主页 > 人类时代 >心理谘商师:请妳用自己的力量去爱人,而不是用弱点去爱

心理谘商师:请妳用自己的力量去爱人,而不是用弱点去爱

2020-07-09 783浏览量
心理谘商师:请妳用自己的力量去爱人,而不是用弱点去爱

在国内的大背景下,我们的整个社会文化,包括我自身的家庭背景,都是 一个偏重男性,但女性又不断抗争的图景。 大家都熟悉的中国传统文化,即是父权制的社会,张艺谋的电影《大红灯笼高高挂》就特别形象地呈现了这个古老男权社会下,男人和女人,女人和女人的竞争与爱恨情仇。

但是,五四运动以来,尤其建国后,开始提倡男女平等的概念:妇女是半边天,妇女不输男同胞于是我们会看到很多的来访者,他们的妈妈几乎在他们刚满月的时候就把他们送进了托儿所。

在这样的时期,女性看起来跟男人一样变得什幺工作都可以做,甚至比男人还要厉害,似乎这就是一种男女平等。在我自己长大的家庭里,我父亲是一个特别能干的人,是独子,我爷爷、外公都去世的很早,事实上一家子全是女人,围绕着我父亲,那个时候我就想,当个男人真好,我必须要像一个男人一样优秀,甚至比他们还要优秀。

我们的历史文化,以及当代的社会大环境与家庭小环境,带给中国女性的这样的「定义」或者「命名」。

我在日本求学工作的八年间,发现日本的女性相反地呈现了另外一种状态,那就是 甘心情愿地回归家庭 ,日本社会直至今日也是一个非常男女地位不平等的社会:比如,企业中的女性员工在即使工作一辈子,充其量就是升到最低的管理层;即使从最好的大学毕业,女性结婚后也大多选择辞职,回归家庭,生养孩子,伺候老公。

这种文化上的差异带给了我很大的困惑:究竟到底哪个是对的? 女性是要依赖还是要独立?

女性作为《第二性》,无形中被困于以男性为主体所建构的文化中,并选择符合这一文化的标準来塑造女性气质。这使得女性成长不得不以男性为参照。

今天的文章,将从心理学的角度,探讨女性心理功能是如何发展变化的,如何受到家庭的各种影响和制约;以及我们将如何解决女性身份认同的困境,实现自我成长。

心理谘商师:请妳用自己的力量去爱人,而不是用弱点去爱

女性成长需经历的几个阶段

心理学家海伦妮多伊齐提出,将女性心理发展分为:青春前期,青春早期,青春期和母亲期等四个阶段。通常所说的「生理上的成长」是指从孩子成长为大人,也就是 18 岁成年,但是心理成长要複杂得多:作为女性,不仅要完成一个双重认同的过程,而且,多伊齐认为,其中还 包含成为母亲的过程 。

什幺是双重认同?

小女孩从降生开始,是 通过对母亲的认同,完成她对自我性别的认知。 她知道「我是个女孩子」,可以「穿花裙子,扎辫子」;大概到了四,五岁,女孩的认同对象也发生了新的变化,逐渐产生了 对父亲的认同和对母亲的敌对感 。这一阶段特别重要,因为,此时,女孩子逐渐学习如何跟男性相处,习得父亲所代表的规则,获得安全感;同时,这也是是女孩不至于跟母亲过度黏连的一个过程。

有很多小女孩这时会说,爸爸真好,我要跟爸爸结婚,妈妈真讨厌,那幺如果这之前母女的关係很好,这个时期父母的关係也不错,过了这个时期,女孩就会很快再次转向对母亲的认同,开始想要穿妈妈的裙子,穿妈妈的高跟鞋,然后进入青春前期。

在整个过程中,无论哪个阶段出了问题,最终都会妨碍女性的身份认同和成长。

成长阶段固着的原因及其影响

在成长的不同阶段,母亲对女儿发展的影响

如美国作家南希・弗莱迪所言:「当一个女人生下一个女孩(即另一个女人)的时候,母女俩的命运就以一种特殊的方式连接在一起了。 没有人像母亲和女儿那样相互认同和相互依靠,也没有人像母亲和女儿那样相互限制。」

西蒙波娃也说过:「在男孩看来母亲是客体,在女孩看来母亲是自我。」 女性认同对象始于母亲而止于母亲的历程,足以说明母女关係对女性成长产生的影响将超过其它任何社会因素。

如果母女关係无法顺利发展,将对女孩子的自我认同产生非常大的影响。

心理谘商师:请妳用自己的力量去爱人,而不是用弱点去爱

母女关係的几种样态

母女共生式的关係:

女儿成长到 4、5 岁,需要父亲积极地出现、完成对父亲的认同。 对女孩而言,恋母情结在此处转化为恋父情结:希望自己能代替母亲的角色。在这个时候如果父亲缺席,过于专制暴力或者母亲过度贬低父亲等原因,使女儿无法完成向父亲的认同,就会形成母女共生的模式。

在这种共生关係中,「一方并不把另一方看做一个独立的人。把双方连接在一起的是一种强烈的和对方融为一体的慾望。」 处于这种共生关係中的母亲,常以母爱的名义拒绝女儿的独立,压制女儿的成长。如果女性没有挣脱跟母亲精神上持久的共生关係,那幺,这会导致她很难具有独立的精神意识和成熟的人格,也就很难获得有效的成长。

例如,电影 《黑天鹅》 中的女主角妮娜就是「母女共生式关係」的例子。幼年,作为母亲的私生女,在没有男性的家庭环境中成长,妮娜一直被母亲严格教导。母亲将自己对芭蕾的希望全部寄託在女儿的身上,并固执地认为爱情与性是芭蕾的大敌。这种控制笼罩着妮娜的生活,也抑制着妮娜的性意识。妮娜受困于小女孩的状态。后来,她的生活里出现了舞蹈总监托马斯,这个男性象徵着父亲的角色,渐渐鼓励妮娜放开自己。最终,电影用杀死白天鹅,成为黑天鹅的象徵手法 ,表达了母女共生模式下的女性成为女人的艰难和决心。

心理谘商师:请妳用自己的力量去爱人,而不是用弱点去爱

母女竞争模式:

如果在女孩 4、5 岁,产生恋父仇母情结时,母女关係不错,母亲允许女儿进入对父亲的认同期,但是,父母关係却并不亲密,导致此时父亲也相应地需要女儿的爱来代替对妻子的部分需要,并且对妻子有贬低,或者父亲持有全能自恋的感觉,那幺,女孩子就容易固着在恋父情结中,认为爸爸是最爱自己的,断然排斥自己的母亲,从而无法回过头来认同母亲,引发与以母亲为代表的女性之间强烈的竞争愿望 。

当代精神分析理论还认为,这种冲突不仅是因为父亲,也因为 女孩渴望得到别人的承认和重视 ,渴望从这个世界上为自己赢得一个位置。这里的 「别人」指的就是男性 。女性在成长中希望得到来自异性对她价值的肯定。这种需要构成了母女间竞争的一个重要方面。

实际上, 引起所有跟妈妈的竞争的,是以爸爸为代表的男人的自恋 。这种竞争会阻挡女性成为自身的主体,同时,为了竞争男性而成为男性的客体。在母女竞争的背后,实际上 隐藏着男性对女性的贬低,和女性的不自信 ,像一个孩子一样一直渴望得到父亲的认可,想要成为父亲最爱的女儿,无法长大。

大卫萨夫的着作中曾经提到过这样的一个例子, A 女性 28 岁,已婚,有一个三岁的孩子,恋爱的时候甲充满激情,但是婚后却对性毫无兴趣从未到达过高潮,在分析中她发现她难以认同母亲,而且打心眼里看不起母亲,她的自我意象也很糟糕,而所有这些又被 对父亲的爱和理想化放大了 。她把自己看做是为父亲而活的女孩,甚至有意识地将自己看做是父亲不曾拥有的儿子。她认为,相比母亲而言,自己更能让父亲获得幸福,从而排斥母亲,将母亲视为毫无价值而微不足道的人。

在性冷淡症状下,隐藏着她的男性气质;而在生活的其他方面,她却自由自在扮演者依恋父亲的小女孩的角色。

此类案例非常典型,尤其是在我们国家的南方地区很常见。这便是典型固着在对父亲的认同期,而引发的母女竞争以及对男性的过度认同。

那幺,如果处于不理想的母女相处模式中,该怎幺办呢?

如果处在跟母亲的共生关係中, 你需要看到母亲自身的局限,不要过度认同母亲,要有勇气离开。 只有先成为自己,才有可能给予妈妈成为自己的勇气。

如果贬低,看不起母亲的,那幺需要看到,你跟母亲其实没有什幺两样,去除「母亲」,「女儿」的伦理外衣,母女关係的实质是女人与女人之间的关係,是一个女人对另一个女人的影响对母亲的贬低, 事实上是对自己女性身份的贬低 ;跟母亲的竞争,实际上是对自己的不自信。这个母女爱恨交加关係的起源来自于渴望男性的肯定,所以, 你需要有完全属于自己的爱好和特长,以作为价值感的来源。

事实上,对我们而言, 母女间的爱恨情仇,始终是根源于爱的 。如果我们不能认识到这一点,就等于阻断了通过母女关係获得成长能量的源泉。就像所有想要成长为男人的男孩需要与父亲和解,认同一样,都是「回家」的必经之路。

心理谘商师:请妳用自己的力量去爱人,而不是用弱点去爱

父亲对女性成长的影响

作为女性生命中第一个异性形象, 父亲是女性认识异性,了解异性的最初模型。 与母女关係一样,在女性成长过程中,父亲的认同也是获得自我存在价值和生命的力量源泉。父亲的一言一行,都会给女性以后的感情生活,人生道路带来影响。

缺席的父亲:

造成父亲缺席的原因通常不外乎以下两种情况: 一是父亲意外死亡或父母离异;二是父亲真实地生活在女儿身边,却对女儿的成长视而不见。 有些父亲甚至直接逃避了自己所应该承担的责任,这是一种父亲「在场的缺席」。无论何种缺席,都给女性造成无法癒合的「心理创伤」。

在缺少父爱的破损家庭里成长起来的女性,成年后都试图通过把自己的情感和命运託付给成熟,儒雅男人来改变自己的命运, 把成熟男人当作自己值得託付依靠的对象 ,和唯一的爱恋对象。

一方面,潜意识里这反映了她们对父爱的渴求;另一方面,这说明在父爱缺席中成长起来的女性内心深处没有什幺安全感,在不断寻找父亲的过程中,她们对父爱的渴求变成病态的慾望,必然导致女性主体性的丧失。 她们极度害怕跟爱人的分离,非常容易在亲密关係中受伤 ,也经常会有一些自恋性的幻想,渴望爱人可以心意相通,不需要自己说就懂自己的需要。

破坏性的和专制的父亲:

在女儿成长中,破坏性的专制的父亲给予的并不是鼓励和欣赏, 而是以「家长」身份对女儿的压制或侵犯 ,甚至是身体上的暴力,语言上的羞辱。事实上,破坏性的父亲会带给女孩深重的影响,让她们长大后丧失对男性最基本的信任,恐惧男性,但大多又因为 熟悉这样跟男性相处的模式,而会找一位同样有暴力倾向的配偶。

在专制父亲的影响下,女性是没有自由和权利可言的,只有认同父权,依附父权,才能获得生存,发展的保障; 女性的成长也要按照父权文化的要求 ,成长为具有被动性,没有自我的女性客体,而非主体。

在心理谘询与治疗的经典案例集里有一位露丝夫人,受困于惊恐发作,肥胖和抑郁焦虑,她有一位牧师父亲,父亲冷漠独裁而专制,她只能无条件服从。19 岁时,她被允许恋爱,并和第一个恋爱对象结婚。在治疗中,她希望治疗师能为她做决定,就像她父亲那样。治疗师不加评判的接纳,为露丝提供了一种模型,她通过这种模型学会了完全,不带罪恶感的,不带任何附加条件地接纳自己的这些部分,并被允许去做自己。

在上述几种类型父亲的照看下成长的女性, 事实上都还没有长大,都还陷对父亲强烈的爱恨中 ,自然不能跟配偶建立成人般的亲密关係,于是,多多少少都会在婚姻中遇到一些问题。

比如,父亲缺席的家庭中长大的孩子,特别渴望被爱;父亲专制的家庭长大的孩子,非常乐于奉献,害怕失去丈夫,同时会有「拯救与被拯救」的情结;破坏性父亲的家庭中长大的孩子特别害怕被伤害,但她们的受虐气质又会不断吸引具有攻击性的男性。她们大多有一些共同的特点,比如渴望被爱,对关係既渴望又恐惧;深感痛苦而又不知道自己的位置;特别怕受伤,可又那幺容易受伤;几乎没有属于自己的秘密。这些痛苦似乎就像魔咒一样不断重複。

心理谘商师:请妳用自己的力量去爱人,而不是用弱点去爱

那幺,我们该如何去成长,成为自己?如何更自如地跟男性相处呢?

不管是因为对男性的恐惧而表现出来的独立或是过度依赖, 实际上都基于被爱,被肯定的渴望。

首先,如果条件允许, 可以选择一位心理谘询师去尝试一段稳定的关係, 去修复以往的创伤,这是比较快的方法。如果选择自己成长,可能需要更多的努力,但也不是不可能。

孩童时,被爱的渴望只能由父母给予,但是长大以后, 我们可以学习去爱自己,例如学习一些自己真正喜欢的东西,在里面找到价值感。 在蜕变的撕裂疼痛中不逃避,去勇敢面对,在绝望里放弃对永恆父亲的幻想,放弃对理想化亲密关係的幻想,学会爱自己,拥有自己的爱好和生活。就像西蒙波娃所期待的那样:

而只有我们自己有力量,某种意义上男性也才获得了真正意义上的自由。两性关係才可以成为真正的滋养。

(简单心理

延伸阅读:

心理师:往往那背后的担忧,是因为担心自己不会被爱

心理师:这种依恋很正常,但不是合理的爱

「你是我生的,为什幺不能管你?」用心理学告诉你,面对「纠缠型母亲」该怎幺办

上一篇: 下一篇:
sunbet开户|人类之家|热榜飞机|网站地图 申博管理系统登入 申博sunbet赞助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