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人类时代 >心情差的时候,我们最容易被诱惑

心情差的时候,我们最容易被诱惑

2020-07-09 104浏览量

心情差的时候,我们最容易被诱惑

大脑在我们心情差的时候,最容易受到诱惑的影响。这其实是大脑的救援任务。无论何时你有了压力,大脑就会指引你走向它认为会使你快乐的事物,而此时任何你遇到的诱惑都会变得更加诱人。

根据美国心理学会的研究,人们应付压力最常使用的策略,就是那些会启动大脑酬赏系统的方式:吃、喝、买东西、看电视、上网、打电动。有何不可?有了多巴胺,心情很快就会变好啊!我们想要好心情时,自然会转向最能刺激多巴胺的事物,姑且称之为「纾压的承诺」。

想让心情变好是健康的生存机制,这是人性固有避开危险的本能,但是用什幺方式纾压很重要。我们已经了解到,酬赏承诺未必能带来好心情,甚至往往适得其反。美国心理学会针对压力进行全国性调查,发现最常使用的策略经过使用者评比,却也是非常无效的方式。例如,以吃来纾压的人,只有 16% 表示真的有效。另一项研究显示,女性感到焦虑或忧郁时,最可能吃巧克力,但是吃巧克力之后唯一的心情变化竟是罪恶感加重。当我们想吃最爱的安慰食物时,罪恶感显然不是我们想要的结果。

当我们探索自制力方面的压力、焦虑、罪恶感等效应,才发现心情差会导致屈服于诱惑,而且常是令人意想不到的方式。吓阻的香菸警语会使吸菸者更想来一根菸、经济危机会令人更想买东西,而夜间新闻会使观众发胖。没错,这毫无理性可言,这完全是人性。如果想避免压力引起的意志力屈服,我们就要设法让心情变好,同时不会因此屈服于诱惑。不过,我们也要抛开让心情更差的自制力策略,例如罪恶感和自我批判。

经过证明,大脑在我们心情差的时候,最容易受到诱惑的影响。科学家想出了许多巧妙方式,把实验室里的受试者弄到压力重重,而得到的结果都一样。当吸菸者想像要去看牙医时,经历到破表的菸瘾;暴食者得知要作公开演讲时,便嗜吃高脂甜食;用突如其来的电击让实验室老鼠感受压力(电击身体,而不是电击大脑的酬赏中枢!)会让老鼠冲向糖、酒精、海洛英,或是任何放在笼子里的奖赏。在实验室之外,现实压力增加了吸菸者、戒酒人士、毒瘾者与节食者破戒的危险。

为什幺压力会导致渴望?这其实是大脑的救援任务。神经科学家已经证明,压力,包括负面情绪,如生气、悲伤、自我怀疑、焦虑,会让大脑进入寻求酬赏的状态。结果是,任何物质或活动,只要让大脑联想到酬赏承诺,你就会对它们产生渴望,而且相信那个「酬赏」是唯一能让心情变好的方式。

举例来说,一名古柯硷上瘾的人想起某次与家人争吵或是在工作上遭受批评,他大脑的酬赏系统就会活化,导致他出现强烈的古柯硷瘾头。「战或逃」反应出现时所释放的压力荷尔蒙,也会增加多巴胺神经元的兴奋度。这代表当你处在压力下,任何你遇到的诱惑都会变得更加诱人。

远离压力时,我们或许很清楚食物无法真正令我们开心,可是当我们感到压力沉重,大脑的酬赏系统便吶喊着:「冰箱里有一桶冰淇淋!」这时候,理智早已飞出了窗外。压力指引错误的方向,使我们远离清明的智慧,听命于最没用的本能。这就是压力与多巴胺接连打击的力量:我们一次又一次被拉回,去採取无效的应变策略,而我们原始的大脑却一直相信那些方式是通往极乐的途径。

酬赏承诺加上纾压承诺,会导致各种不合常理的行为。例如,一项经济研究发现,担心财务状况的女性会利用购物来纾解焦虑和忧郁。是的,你没看错:购物。这没有道理,这只会增加卡债,只会让她们未来的情绪更加低落。但是对于只想立刻开心的大脑来说,这合情合理。

昨晚,我不应该看夜间新闻。新闻一开始,播报一桩在美国境内失败的恐怖炸弹阴谋,接下来是海外飞弹攻击事件,以及逮捕到一名谋杀前女友的年轻人。进广告前,主播表示等一下会告诉观众:「你想不到每天吃的一样东西可能会致癌。」接着就进了广告。

以前我很纳闷:为什幺商人会在这种令人沮丧的节目时段打广告?他们真的想要观众把自家的产品跟夜间新闻的恐怖事件联想在一起吗?看完残暴的谋杀案件、恐怖攻击的威胁,谁还有心情去百货公司血拚?结果是,我可能有这个心情,而且你也可能有,这都是一种称为「恐惧管理」的心理现象所造成。

根据恐惧管理的理论,人类在想到自己的死亡时会自然地感到害怕。死亡是我们可以试着避免却永远躲避不了的威胁。只要有任何事提醒到自身的死亡(好比夜间新闻每二十九秒就会提醒我们一次),就会触动大脑中的恐慌反应。我们未必觉察得到,因为焦虑可能隐而不发,只是製造莫名的不安感。

即使我们还没觉察到恐惧,恐惧却已经令我们感到立即的需求,要作出反应来对抗无能为力的感觉。我们会去抓取让我们有安全感的毛毯,或任何能让我们感到安全、有力量或安心的事物(欧巴马总统在二○○八年指出这点,惹了一身腥;他告诉旧金山群众,在不确定的时代,人们会「紧握枪枝与宗教」)。撇开政治不谈,恐惧管理理论可以教我们许多与意志力丧失有关的事。

当我们害怕时,不只是会抓紧枪枝和上帝而已,有许多人也会紧握信用卡、杯子蛋糕、香菸。研究显示,当我们被提醒到自身的死亡,就会在承诺酬赏与纾压的事物中,寻找希望与安全感,此时我们会更容易受各种诱惑的影响。

恐惧管理的策略也许会让我们忘却无法逃避的死亡,但是屈服于诱惑求得安慰时,却可能不小心加速踏进坟墓。一个很好的例子:香菸外包装上的警语会增加吸菸者吸菸的冲动。一项二○○九年的研究显示,死亡的警告标语会引发吸菸者的压力与恐惧——这完全是公共卫生官员所乐见的。但很不幸,这种焦虑却引起吸菸者预设的纾压策略:吸菸。

糟糕。这不合理,但是根据我们所知道压力影响大脑的方式,这就变得非常合理。压力引发渴望,并且让多巴胺神经元在面对眼前任何诱惑时变得更加兴奋。吸菸者看到警语时,当然也正盯着一包香菸,这种情况实在没有帮助。所以即使吸菸者的大脑已经输入「警告:吸菸致癌」,并且跟自己的死亡意识扭打,他大脑的另一部分却开始吶喊:「别担心,抽一根菸会使你心情变好!」

各国有这样的趋势,在香菸警语之外加入更多写实且令人不安的肿瘤或尸体图片。根据恐惧管理理论,图片愈可怕,愈能刺激吸菸者以吸菸来纾解焦虑。然而,这些图像或许能有效防止人们养成吸菸习惯,或是加强吸菸者戒菸的意图。这些新的警告是否会降低吸菸的欲望,效果还不明确,但我们应该要注意,这可能会带来意料之外的后果。

一名四十岁的男子拿出掌上型电脑,然后跟酒保点了一杯啤酒。第一杯,晚上九点○四分。他打算喝几杯?两杯啤酒是上限。几英里之外,一名妙龄女子来到男生联谊会所。十分钟后,她在掌上型电脑输入:喝了一杯伏特加。派对才刚开始!

这些饮酒人士参与了一项研究。纽约州立大学和匹兹堡大学的心理学家与上瘾研究人员,找来一百四十四名成人参加,年龄介于十八至五十岁之间。每个人拿到一部掌上型电脑,用来追蹤他们的饮酒状况。每天早上八点,参加者登入电脑,回报对前一晚喝酒的感受。研究人员想了解:当饮酒人士喝了比预计多的时候,会发生什幺事?

不意外,前一晚喝太多的参加者,到了早上感觉比较糟,感觉头痛、噁心、疲劳。不过,悲惨的状况不止于宿醉,当中许多人也有罪恶感与羞愧。但令人不安的是这个:对于前一晚饮酒量感觉愈差的人,当天晚上以及隔天晚上会喝得愈多。罪恶感驱使他们喝得更多。

欢迎认识这世上意志力的最大威胁之一:「管他的效应」。这一词是由波利维(Janet Polivy)和赫曼(Peter Herman)所创,用来描述放纵、后悔、更放纵的循环。研究人员注意到,许多节食者对一时的破戒都感觉很糟,哪怕只是吃了一片披萨、咬了一口蛋糕,他们都觉得整个节食计画搞砸了。但是,他们并不会停止吃,把伤害降到最低,而是会说:「管他的,反正计画已经搞砸了,乾脆全部吃掉。」

绝对不可原谅自己?

如果你认为提升意志力的关键在于严格对待自己,那幺你不是唯一这幺想的人。但是你真的错了。太多研究显示,自我批判一直与动机不足、自制力不足有关。这也是一种明显的忧郁预报器,同时让「我要去做」以及「我真正想做」的力量枯竭。相对来说,自我怜悯——支持自己、善待自己,特别是面临压力与失败之际——则与足够动机及较佳的自制力有关。

加拿大渥太华卡尔顿大学有一项研究,研究人员用一整个学期追蹤学生的拖延情况。许多学生在第一次考试时拖延準备,但不是每个学生都养成这种习惯。苛责自己拖延的学生,比原谅自己的学生更可能在后来的考试拖延準备。第一次考试拖延準备的学生愈是苛责自己,下次考试拖延準备的时间更长!帮助学生回归常轨的,是原谅而不是罪恶感。

这些结果违反我们的直觉。我们许多人强烈的直觉是「怎幺可能」,自我批判应该是自制力的基石,自我怜悯则是通往自我放纵的陡坡。要不是因为上一次拖延使心情郁卒,又会是什幺激励这些学生?要不是因为屈服而有罪恶感,又会是什幺防止我们失控?

令人讶异的是,是宽恕,而非罪恶感,能增加责任感。研究人员发现,比起使用自我批判的观点,以自我怜悯的观点来看待个人失败,人们会更有可能负起失败的个人责任,而且也比较愿意接受别人的意见、比较可能从经验中学习。

上一篇: 下一篇:
sunbet开户|人类之家|热榜飞机|网站地图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申博网络现金网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申博官网备用网址xsb03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