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人类时代 >对悲惨童年视而不见就像戴着面具遮住恨,永远打不开通往大人的路

对悲惨童年视而不见就像戴着面具遮住恨,永远打不开通往大人的路

2020-07-04 738浏览量

作者:爱丽丝‧米勒 (Alice Miller)

强求的爱不是爱。它最多只会导致一段没有真正交流的「假象」关係,导致一种假装出来、并非实际存在的真诚,它就像戴着面具遮住了恼怒或甚至是恨。

它永远不会变成真心相待。三岛由纪夫有部作品叫做《假面的告白》。一张面具如何能真正诉说出隐于其后之人的感觉呢?面具是办不到的。它在三岛笔下能够说出的,完全是理智之言。三岛只能展现出事实的后果(Folgen),至于事实本身以及随之产生的情绪依旧到不了他的意识心智。结果就以病态而反常的幻象显现出来,在某种程度上可以说是「抽象的死亡愿望」。因为这个长年被关在祖母房里的小孩,长大后依旧碰触不到真正的感觉。

这种建立在面具般的沟通上的关係,是无法改变的。它将维持着它一直以来的样貌:错误沟通(Fehlkommunikationen)。只有当沟通双方都能接纳他们的感觉,去经验这些感觉,并且毫无畏惧地说出来以后,才有可能建立起真正的关係。这将是令人开心的良好关係。但却很少发生,因为双方都害怕失去彼此已经习惯的表象与面具,纵使它们会阻碍到真正的交流。

为什幺所有人偏偏要在年迈的双亲身上寻求这种交流呢?严格来说,他们已经不算是我们的人生旅伴了。和他们相关的故事已然流逝,现在我们真正要沟通的对象是自己的孩子、自己所选的伴侣。许多人冀求的平静是无法由外部给予的。很多心理治疗师认为人们可以藉由宽恕来找到平静,但这观点却一再被事实推翻。诚如我们所知,所有神职人员每天都会向天父祷告,祈求上帝宽恕自己所犯的错,以及人类的罪。但这却无法阻止其中一些人,在掩盖犯罪事实的同时,让自己一再因重複的强迫驱力而去侵害儿童与青少年。在这种情况下,他们也会去保护自己的父母,而没有意识到父母曾对他们做了哪些坏事。因此,劝戒人要宽恕不只是假仁假义而已,更是无用、甚至危险的。这幺做会掩盖了重複的强迫驱力。

能够保护我们不会受到重複驱力侵害的,只有承认真相——承认全部的真相以及它的所有意涵。只有当我们尽可能地了解父母对我们做过什幺,我们才不会有重複那些恶行的危险;否则,我们会自动地重複父母的行为,并且极力反抗一种想法:当我们长大成人且想要平静地建立属于自己的人生时,我们就能够——且必须——解开童年与施虐父母的连结。童年的迷惘起因于我们从前努力要去理解虐待,并由虐待中推论出意义。但我们必须放下这种迷惘。身为成年人,我们可以停止迷惘;也可以学会了解在心理治疗时,道德会如何妨碍伤口的复原。

下面的例子可以具体地说明觉察是如何发生的。有一位心灰意冷的年轻女子,她认为自己无论在工作或两性关係上都是个失败者,她写道:

这女人相信,当她认真看待自己的记忆并且忠于自己的身体时,就是在与父母对抗,同时也等于对抗自己。这是心理治疗师告诉她的。但这种说法的后果却是,这个女人完全无法区分她自己的生活以及父母的生活,她完全没有自我意识,只能将自己理解为父母的一部分。心理治疗师怎幺会说出这样的话呢?我不知道。但我认为在这样的陈述中可以感觉到这位心理治疗师对自己父母的恐惧,而个案则被这种恐惧与迷惘感染了。结果是她不敢揭开自己的童年故事,让自己的身体能和真相生活在一起。

在另外一个案例中,一个非常聪明的女人写道,她不想对自己的父母做出一概而论的评价,而是要把事情分开来看。因为无论她小时候被打还是被性侵,她还是与父母一起度过了一些美好时光。她的心理治疗师肯定她应该去权衡美好与不好的时光,而且身为成年人必须了解不可能有完美的父母,所有父母都会犯错。

然而重点并不在此。重点是现在已然成年的这位女子必须发展出对那个小女孩的同理心,没有人看见那个小女孩的苦痛,她被求取自身利益的父母利用了,多亏了她洋溢的才华,她可以完美地满足父母的利益。如果她现在已经能去感觉那个小女孩的苦痛,并且去陪伴内在小孩,那幺她就不应让美好的时光与不好的时光互相抵销。这幺一来,她又会披上那个小女孩的角色,这个小女孩想去满足父母的心愿:爱他们、原谅他们、记住美好时光等。

这个孩子不断地尝试这幺做,希望能理解她遭遇到的那些来自于父母的自相矛盾的讯息及行为。但这种内在的「工作」只会更强化她的困惑。这个孩子不可能理解她的母亲也身处在一个内心的防空洞里,建筑着对抗自己感觉的防御工事,以至于没有任何理解孩子需求的感受力。而当她成年、了解这些之后,便不应该继续孩提时毫无希望的努力,不要尝试强迫自己客观地去评价,或让美好的回忆去对抗不好的回忆。她应该根据自己的感觉来行动,这些感觉永远像所有情绪一样是主观的:「在我小时候是什幺使我痛苦的呢?什幺是我以前完全不能去感觉的呢?」

问这些问题,并不是要一概而论地批判父母,而是为了要找出那个受苦、说不出话的孩子的观点,以及放下在我看来是破坏性的依附关係。诚如我之前所说的,这种依附的组成是感激、同情、否认、渴望、粉饰,以及无数始终无法圆满而且注定无法圆满的期望。对曾忍受过的残暴行径表达出宽容的态度,并不会打开通往长大成人的道路。能打开那条路的是获知自己的真相,以及滋长出对那个受虐儿的同理心。看清虐待如何阻碍了成年人的整个人生,以及摧毁了多少可能性,同时又有多少不幸被不经意地传给了下一代。

《身体不说谎:再揭幸福童年的祕密》,心灵工坊

作者:爱丽丝‧米勒 (Alice Miller),以关注儿童早期心理创伤及其对成年生活影响而闻名世界的心理学家

关于童年的记忆,我们的意识或许说了谎,但身体却是真相的守护者。让勇敢揭发幸福幻象的爱丽丝‧米勒成为陪伴你的知情见证者,学习面对童年显性或隐性的创伤,让生命更美好。

对悲惨童年视而不见就像戴着面具遮住恨,永远打不开通往大人的路


上一篇: 下一篇:
sunbet开户|人类之家|热榜飞机|网站地图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申博官网备用网址游戏登入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sunbet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