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门户资讯 >心病了,真的有药医吗?

心病了,真的有药医吗?

2020-07-09 688浏览量

(其实这篇算是我的上一篇部落格—〈八年级小妹浅谈「突发性耳聋」的发病心路历程〉的后记。)

从小,我就是个品学兼优、常常拿前三名、代表学校参加演讲比赛、当模範生、当班长的学生。我妈怕我读公立国中会被带坏,所以把我送到台北市某间以升学着名的私立中学。

不免俗的,有入学测验(因为国中为义务教育,学校不能以考试成绩选学生入学),但学校会告诉你以你的测验成绩「适不适合在这间学校就读」,但当然也只是参考,家长若还是想花钱让小孩唸私立学校,学校当然还是张开双手欢迎。对于这样升学取向的私校,毕业多年后看到这样的新闻稿,看到主任的发言,还是不禁叹了几口气。在私校的学生们,他们不需要其他思考,只需要会考试。难道,真的就只能是个「考试的机器」吗?(好险我当时在学校都没在唸书XD)

我的入学测验算是中等偏上,数学特别差。还记得我人生第一次考60分就是在我升国中的那个暑期辅导(我国小是考了89分就会到厕所哭的那种人),那时的我想,这天,真是我人生中的耻辱!后来数学一直没有考超过70分也就习惯了XD。在这间学校,我终于学到了一件事——「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你女儿可能有病,请带她去看病」

升上国三后,以升学为导向的学校当然要来个能力分班。我被分到直升B段班。这也是第一次在国中阶段接触到男生(我们学校是男女分班制,刚好因为B段班人数不足就凑成一班)。当时,我交了一个男朋友。

三年级下学期,我妈怕我因为交男朋友考不到好高中,叫我直升高中。而我当时的男朋友选择外考。那段时间我们时常吵架,吵完架加上我叛逆的性格,所幸就翘课不去学校了。据说当时我成为了校务会议上的风云人物,因为私立学校管比较严,要翘课通常都会被更加「关注」。

当时的班导是个化学老师,她对于这个情况很头痛。大概是不知道怎幺跟学校交代吧XD,于是她就跟我妈说请带我去看精神科。我妈很气愤地跟我说:「你们老师一定是还没结婚生子,怎幺可以这样就认为我女儿有病!」但后来我妈还是带我去看了精神科(摊手)

当时因为感情不稳定情绪也不太稳定、学校老师又给了压力,不得已之下,我也就同意了。但医生问了我一些话,叫我做了一个量表。结果只跟我说了一句话:「你只是对事情比较敏感,情绪起伏比较大。并没有什幺问题。」我妈后来很担心地问了医生一些问题之后我们就走了,连药都没有拿。这是我第一次去看「精神科」的经验。

小后记:这位老师后来完全放生我。高中后在走廊遇到,感觉也不太愿意跟我打招呼。可能我真的是她带过最有问题的「问题学生」吧!成绩不好又叛逆的学生在私立学校的「处理方式」通常就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要影响到其他学生就好。但幽默的是,后来我以黑马之姿考上台师大,也就是当时那位老师的母校。听起来真是有点讽刺⋯⋯。不过我也没有唸完就是了XD(这又是另一段故事了,下回待续)。

如何表现得像个「正常人」

大学四年级那年,我再度遇到了一个难解的感情问题。当时的我,同时要準备托福、GMAT、毕业专题还有实习,还跟一个朋友有了误会,各种压力集结在身上又无处宣洩。那阵子我常常晚上做恶梦、冒冷汗、吃不下、睡不好、很疲倦,时常想哭,甚至不想出门面对人群。但我还是告诉自己,只要一踏出房门就要让自己看起来像个「正常人」,一来是我不想一直被问发生什幺事了,二来也是不想要朋友担心。虽然真正跟我熟的朋友不用我说都知道我的情形,在当时也都很担心我,但这也是我当时不想出门面对人群的压力来源。刚好那段时期,我有个好友刚得了忧郁症,她的男友跟我不错,建议我去学辅中心找辅导老师谘询。在这段时间,我常常哭着打给我的朋友罗伊、萱萱,跟他们说我当下有多绝望,如果没有他们,我想我真的走不出那个该死的情绪迴圈。

学辅中心的谘询期间大约是两个月,老师用了很多种方式让我变好。我也很感谢他。因为在他的辅导下,半年过去,我的情况慢慢好转一些了。虽然我的GMAT考砸了两次⋯⋯。

也许是自我要求高在作祟,大四这一年,总觉得自己一事无成,总是陷在自己的情绪中,成不了大事,也完成不了我当时真正打算要去做的事。

自律神经失调

毕业后很顺利的「毕业即就业」,但好景不常,工作了一段时间后就生病了。

也许这个病其来有自,每天忙着想把工作做好,没有像之前维持一样的运动习惯,没有释放压力。而我又是个容易让自己很紧绷的人,急性子嘛,总想把事情速战速决,有事情还没解决就会很急很急地想赶快处理掉。

开始工作后几个月,不知怎幺地,我开始食慾越来越差。在生病后更不用说了。併发晕眩纠缠了我好几个礼拜,所以更是吃不下、越来越瘦(大概瘦了五六公斤),莫名的情绪更低落,想哭、胸闷、对于以前感兴趣的事情也都不太想去接触,总是笑不太出来,朋友说我看起来压力很大很不开心,虽然我觉得还好,没有他们讲得这幺严重。

出院回家后,晚上都会因为「喉咙很痒」而痒醒。回诊看耳鼻喉科,医生说我的喉咙只有小小的发炎,不至于是感冒,但找不到病因。医生说应该是过敏所致。但我从小就是个过敏儿,还没有因为喉咙很痒,痒到醒来过。那阵子,半夜都睡不好,喉咙痒、咳嗽导致失眠、睡眠品质很差,后来得知这是自律神经失调的症状,但我不想要麻烦别人或是让别人太担心我,还是坚持要去工作。这段时间因为不想打扰到其他朋友,我只好挑一个最常被我打扰的麻吉萱萱。情绪一来就哭着打给她,想想她当空姐飞来飞去很累,还要接我的电话,听我诉说当时很低落的感觉,真的是辛苦她了。

后来,我还是向公司请假了一个月,去好好地放鬆。在那段时间,我再度去看了精神科,因为我晚上睡不着、心情低落的频率又变得更高了。我怀疑自己得了忧郁症,去董氏基金会的网站做量表,总是忧郁指数超标。

医生说,我的这些症状来源是压力,就我的状况而言,就是生病、以前尚未解开的心结、还有其他令我烦躁的事累加起来所引发的症状,也就是自律神经失调(我的解读是还没有那幺严重的轻度忧郁症)。从我生病开始算起,三个月内是急性的失调。若超过三个月就会变成慢性,就会严重危害到身心健康。我的情况已经在三个月的边界了,但看起来并没有好转的迹象。她担心我再拖下去变成慢性的,我想就是所谓的忧郁症了,会消耗神经细胞,让身体机能大出问题,于是开了一些改善睡眠品质的药给我。

忧郁症其实离我们很近,又很远

回头想想我的成长经验:

从小,我妈很注重我的学校成绩。总是一回家就问我今天考几分、跟上次比有没有进步。有没有练钢琴?如果没有,就要挨骂。回嘴,就被打。(我先自首自己是个非常叛逆的小孩。)

有不愉快的事情,跟我妈讲完事情过程。她第一句总会说:「那你有先检讨你自己吗?」这也养成了我有事情也不会想找她倾诉的习惯。因为我总是得到「你不够努力」「你一定还可以更好」「不要想别人,因为我们不能控制别人只能控制自己」「你就是要接受你耳聋的事实,别人帮不了你什幺」的回馈。也许是爱女心切、望女成凤的心态,但一次次的倾诉都变成了指责,到后来便放弃了。

当你无法跟家人讲心中的事情,就只能找朋友了。但有时又怕麻烦到朋友不想讲,只好放在心里。情绪就是这样一层层堆叠起来的。长久累积起来的情绪到底该怎幺抒发?这样的「心病」到底该怎幺医治?

相关连结:

一场全球两亿人罹患的心灵重感冒,两分钟了解忧郁症 正面思考对他们来说没那幺容易:忧郁症和你以为的不一样

看完刘扬铭〈工作忧郁症〉一文,感触很深刻。我常常想,身而为人,要适应这个社会其实是件很困难的事情。也许是我反骨,总想着这个被建构出来的社会一定有可以破解之处,一定有办法可以好好地「做自己」。但后来发现,自己总在这个社会制度与坚持自我的中间迷失。我不喜欢认输,却又不得不认同文中「也许在这个喜爱竞争力的社会里,甘愿认输的人会比较快乐」这句话。

我想告诉那些情绪比较敏感的人,其实很多问题真的都不在你,不用太自责(我也还在说服自己ing),不管是家庭因素、社会经历让你变得很郁郁寡欢,怎幺样都找不到之前的笑容。那你可能真的生病了,不管是要找朋友或是心理谘商都好,自己一个人是真的没办法面对的。如果你身边有这样的朋友,也请多多关心他,但也不要给他太多关注与压力(我们这种人就是很难搞啦!),只要让他知道,他如果需要帮助,你都会在他身边。因为无助感是随时会袭来的。

这个社会告诉我们:「如果你要做一个成功的人,不能太情绪化。工作时也绝对不能带情绪。」这件事是完全正确的。但身为一个感性、敏感又爱逞强的人,又要如何训练自己做到这样的标準呢?我不知道,我也还年轻,现在只想把自己重新整理好,接受自己现在的样子,面对接下来的人生。

最后放上我很喜欢的一个DJ—J Dilla 〈Life〉 instrumental版本作结,看完通篇落落长的文章后有感触的人,听这个歌一定会更有感觉。

上一篇: 下一篇:
sunbet开户|人类之家|热榜飞机|网站地图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手机游戏平台大全金沙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博天堂游戏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