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每日动力 >对怪物的同理心,或许是我们引领这个时代的最佳手段

对怪物的同理心,或许是我们引领这个时代的最佳手段

2020-07-04 658浏览量

对怪物的同理心,或许是我们引领这个时代的最佳手段

跨过2018年那天,《科学怪人》(Frankenstein)满200岁了。

这部由英国小说家玛丽.雪莱(Mary Shelley)创作的经典科幻恐怖小说,首次出版于1818年,被认为是首部探讨人造生命的哥德(gothic)小说之一。在小说中,科学家维多.法兰肯斯坦(Victor Frankenstein)想要亲手创造生命,因此计画了一场疯狂实验,从坟场挖出身体各个部位的尸块,缝补完成之后,透过电击使这个拼装出来的巨大「怪人」复活。「怪人」虽然外貌丑陋,但本性不恶,然而一再尝试融入社会未果,反而引发一连串悲剧,法兰肯斯坦这才认清他的创造是一场错误,于是开始追杀「怪人」,导致两人互相伤害的结局。

在那个近代科学和医学的仍在启蒙阶段的时代,这个故事本身似乎是个怪异的存在。但这部小说诞生的方式,说来也不寻常。

《科学怪人》的灵感诞生于历史上被称为「无夏之年」(the year without a summer)的1816年。由于前一年印尼坦博拉火山(Mount Tambora)爆发,导致这年全球天气出现严重反常的低温。在那个阴郁的夏天,玛丽与她即将结为连理的浪漫主义诗人雪莱(Percy Bysshe Shelley),以及另两位浪漫主义重要诗人与作家拜伦(Lord Byron)和波里道利(John Polidori)一同在瑞士度假。这几位文青天南地北地聊至深夜,而雪莱与拜伦聊到当时仍然相当新颖的概念──「电疗」(galvanism,透过电流刺激肌肉反应)。据说,这个话题使玛丽产生了恶梦般的想像,这些想像后来就激发了创作《科学怪人》的灵感。

这是普遍为人所知的故事,小说家透过自己的作品投射想像与潜意识相当常见。但玛丽不知道的是,《科学怪人》能够经历200年后,持续与社会文化交织出更微妙複杂的关係,甚至许多学者认为,这部当年看来风格怪诞的小说放在现代反而越显重要。

美国作家麦可.哈里斯(Michael Harris)在《君子》杂誌(Esquire)上写道,这部小说虽然是在对未来的狂热想像下写出来的,但也包藏着「对科技与快速发展而生的恐惧」。在后来的许多影视作品中,比方《2001太空漫游》(2001: A Space Odyssey)、《魔鬼终结者》(Terminator)等等,都表现出了藏在《科学怪人》背后那种因为科技而产生恐慌的思维。也就是说,玛丽写出了跨越世代的潜意识恐慌。

「『科幻小说』这个词当时还刚创造出来没多少年,《科学怪人》就为我们的集体想像预告了一个大转弯,」他说。

《科学怪人》并非对创造提出警告,而是对放逐造物这件事提出警告,「她(玛丽)的造物刚诞生的时候,性格既高贵也善良,直到法兰肯斯坦博士拒绝照料他一手缝补出来的后代,这生物才因为痛苦与憎恨而性格扭曲。」

「创造永远都存在着养育的面向──这是玛丽.雪莱小说中的道德意识,而这也是《科学怪人》如今仍然令我们着迷的原因。」哈里斯说。

在安格里亚鲁斯金大学(Anglia Ruskin University)任职欧陆哲学系(Continental Philosophy)教授的玛珂麦克(Patricia MacCormack)也在《The Conversation》纪念《科学怪人》200岁的专栏文章上与哈里斯的观点互相呼应:「在所有探讨人类生存的故事中,具有能力却没有足够的智慧对创造行为负责任的创造者,以及未经同意或请求下而被赋予生命与知识、但却不知道该怎幺面对的被造物之间,都存在一种永恆的紧绷关係。」

「拼拼凑凑出身体而创造成的怪物,正也提醒了我们的身分与意识形态也是拼拼凑凑出来的。」她进一步延伸故事的反思,认为我们不必再思索自己为何而生,而应该思索如何让自己活得更有创造力、更具责任感,因为某程度上,我们都是在没有原因与意义的情况下而成为这个世界的一份子的。

因此,「对怪物的同理心,或许是我们引领这个时代的最佳手段。我们必须拥抱彼此的不同与弱点,反省自己施加在他人身上那种『科学怪人式』的力量。」

History Extra、The Conversation、Esquire、Flipboard、Mtholyoke

上一篇: 下一篇:
sunbet开户|人类之家|热榜飞机|网站地图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奔驰宝马网站03555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守信娱乐场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