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人科常识 >心理学家:和孩子一同晚餐,比精神科药物更有效

心理学家:和孩子一同晚餐,比精神科药物更有效

2020-07-09 963浏览量
目前在美国控制孩子乱发脾气、故意行为不端,用得最多的是非典型抗精神病药物(atypical antipsychotics),尤其是理斯必妥、思乐康和津普速(Zyprexa),这些是精神科医生治疗思觉失调症(schizophrenia)的用药(之所以称为「非典型」是为了与典型的、比较老的药如Thorazine和Mellaril作区隔)。美国是已发展国家中的一个异数,因为美国给儿童吃抗精神病药物:美国儿童服用这些药物的比率是德国儿童的八‧七倍,是挪威儿童的五十六倍,义大利儿童的九十三倍。

心理学家:和孩子一同晚餐,比精神科药物更有效

这些非典型抗精神病药物最显着也最戏剧化的副作用是新陈代谢:这些服药的孩子都变得比较胖,并发展出糖尿病。这个风险在孩子身上比大人高,更可怕的是停药后,不见得可以逆转这些新陈代谢变异的后果。然而,当我与服这些药物的孩子的父母亲谈话时,我发现他们很少人知道这些后果的严重性和危险性。

除了这些药引起的副作用,我还看到一个更深层的问题:权威和责任从父母的肩膀上移到开处方的医生身上了。当孩子后来行为仍然不当时,父母亲会说:「他没有办法,他有ADHD/躁郁症/自闭症(请你随意圈选一个),就是会这样。」(译注:这个问题比行为不端更严重,因为这是观念的错误;父母不承担责任时,孩子的行为不可能得以改善。)

我在美国圣路易(St. Louis)的学校里,亲眼看到这个现象。在一个二年级的班上,一名小男生公然挑战老师,当老师叫全班安静坐好时,他爬起来乱跑并製造出很大的噪音。

「我要你坐下,保持安静,这样其他同学才可以专心。」老师对这个孩子说,他不理她。「你继续这样吵,对别的同学不公平,假如你想专心,而别的孩子一直乱跑和吵你,使你不能专心,你会有什幺感觉?」这孩子仍然不理老师,继续跑闹。「你再不乖乖坐下来,我就要……」

「你就要怎样?」这孩子停下来,大声的以嘲弄的口吻问老师。
「我就要强迫你坐好。」老师说。

这孩子又继续在教室里跑,弄出更大的声音,当老师想去抓住他时,他咬老师的手,然后跑出教室,大声的笑。咬痕很深,血都渗出来了。

老师打电话给这孩子的妈妈,告诉她事情的经过时,这位母亲并没有为她的孩子咬老师还咬出血来道歉,她甚至没有太惊讶。「你知道他有精神科的诊断,」这位母亲说:「他可能需要调整药量,你应该直接打电话给精神科医生,难道你没有医生的号码吗?」

教孩子自制力是做老师和父母的首要责任。在第六章中我们会看到,孩子在十一岁或十四岁时的自制力可以预测他二十年后(即孩子三十岁以后)的健康和快乐程度。但是假如这个孩子被诊断为有精神上的疾病,而服用了强效的精神病药物去控制他的行为,那幺这个孩子的自制力就被破坏了。就如一个孩子告诉我的:「我没有办法,我有亚斯伯格症。」事实上,精神科医生的诊断应该让父母更加关注孩子的生活才对,他们应该花更多时间教孩子傅刚的自制力规则,但是我亲眼看到的反而是把责任转移到开处方的医生身上,这是很不对的态度。

当老师和家长对管教孩子很有信心时,坏的行为─无论是随便乱发脾气或在教室中吵闹、不听老师的话─就可以正确的被指认出来,这是「坏行为」,显示学生失去自我控制,老师和家长就可以坚持要学生表现出比较好的自制力。当老师和家长行使权威时,大部分的学生会养成比较好的习惯,并表现出更好的自制力,因为老师和家长「要求」,学生知道他们是被「预期」要听话,更因为孩子在乎大人怎幺看他们。

然而,当老师和家长不再行使他们的权威时,会发生什幺事呢?孩子会立刻表现出坏行为,这在全世界都一样。当孩子不再尊敬老师的权威时,老师就会像我在圣路易的小学看到的那样,被学生咬。所以,如何维持课堂中的秩序?在美国就是给孩子吃药了。

许多目前在美国服精神疾病药物的儿童和青少年,如果住在英国或挪威或澳洲便不会吃药,尤其是那些诊断为ADHD和躁郁症的孩子。如果非绝对必要,你跟我都不希望我们的孩子吃一堆药。

那幺,你可以怎幺做使风险降到最小,只要你的孩子没有精神疾病,就不会被迫吃药呢?

第一项建议:直接下命令,不要徵询,不要讨价还价。现在美国的父母总是在为自己替孩子做的决定找理由,这种做法会带来很多的麻烦,光是父母觉得需要跟孩子讨价还价就已经伤害到父母的权威了。当你设下规矩,而你的孩子问为什幺时,告诉他:「因为这是妈妈(或是爸爸)说的,没有为什幺。」两个世代前的父母都是这样做,而且做得理所当然,完全没有罪恶感。大部分的英国和澳洲的父母仍然这样做,只有美国的父母很少这样做。

一对爸妈带着他们六岁的女儿来诊所看我,小女孩发烧并且喉咙痛。我检查她的耳朵,没有感染。我跟她说:「现在我要看看你的喉咙。」但是在我检查之前,她母亲发话了:「你在不在乎医生看一下你的喉咙?亲爱的,只要看一下就好,看完我们就可以去吃冰淇淋。」

这孩子犹豫了一下,然后大哭说:「我不要,我不要!」本来只要两秒钟的检查变成了几分钟的煎熬。我看诊二十年,我已经学会检查一名生病的孩子最有效的方法就是直接做你该做的事,不需要徵求孩子的同意。不要跟一名六岁的孩子讨价还价。这母亲用两个句子,把我说的话从陈述句变成可以讨价还价的请求,接着还把这个讨价还价变成一次贿赂,大人的权威在两个句子间消耗殆尽。当你问一名六岁的孩子「你在不在乎医生看一下你的喉咙」时,孩子听到的是一个合理的问句,她的回答就可能是「我在乎」和「我不要让医生看」。

当孩子长大一点后,解释就变得恰当了。当一名六岁的孩子在医生的诊所,你要命令她遵循医生的指示,「因为我是你妈妈,这就是为什幺。」但是当孩子十五岁时,你就可以跟她解释你决策背后的原因。当你告诉十五岁的女儿下週全家要去滑雪度假,你的女儿说她不想去,她宁可跟她的朋友一起过週末时,你就要解释家庭的活动优先于她与同侪的活动。你可能无法说服她,但说服不是目的,你是解释而不是讨价还价,目的是帮助你的孩子不失冷静的提出她不同意的原因,表达她的立场。这是让她可以练习的唯一方法,对青少年而言,他们的智慧已开,对他们解释是合理的,但切记不要让你的解释变成讨价还价。

对于行使教养权威,一般规则就是父母亲不要问,直接告诉孩子怎幺做。有些父母亲听到我说直接命令孩子怎幺做时,都露出恐惧的眼光。我发现越是对命令孩子怎幺做心生恐惧的父母,越是会让孩子去吃Adderall或专思达或Vyvanse或思乐康之类的药物。

年幼的孩子需要父母亲告诉他们应该怎幺做。一个没有强有力教养权威的家庭,通常是一个靠药物来压抑不当行为的家庭。

上一篇: 下一篇:
sunbet开户|人类之家|热榜飞机|网站地图 菲律宾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bv伟德app下载 菲律宾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金冠app官方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