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人科常识 >微软的过去与未来

微软的过去与未来

2020-07-09 686浏览量
微软的过去与未来

比尔.盖兹一开始就为公司设定好了目标:「让每张桌子每个家庭都拥有一台电脑。」这太疯狂了。彼时 PC 革命的确正在进行中,但比尔.盖兹发出这一口号的时候卖出的 PC 数量,以今天的标準来看,基本上几乎等于零。当时的 PC 是为那些对电脑有兴趣的人準备的。涉身其中的人都知道他们要做点什幺,但比尔.盖兹从一开始就意识到这件事情规模之庞大。当时产业衡量销售的尺度是以千为单位,可是比尔.盖兹已经在考虑数十亿了。他在 2010 年接受採访时曾谈到:

比尔.盖兹是对的。现在不仅前半句实现了,「跑着微软软体」这后半句也成真了。1990 年代中期起的 10 年间,每张桌子和每个家庭都有了一台跑着微软软体的电脑。至少有 95% 跑的是 Windows 作业系统,也许还包括 MS Office 的 Mac 电脑。

Windows 几乎无所不在,到处都是微软。

巅峰时的微软到达了无孔不入的地步。其胜利是如此之彻底,以至于贾伯斯在 1996 年在 WIRED 杂誌上承认微软取得了胜利:

贾伯斯说得太对了。要不是次年贾伯斯和 NeXT 併入苹果的话,谁知道我们今天会在哪里。

1977 年就提出「让每张桌子每个家庭都拥有一台电脑」的想法是一个不可思议的卓远见识。这一远见支撑了微软长达 25 年的发展。但一旦该目标实现了以后,我认为他们就不知道何去何从了。他们就像追车的狗一样。先是在电视上面投入了大量的时间和精力。这方面的投入不单单是现在仍健在且活得不错的 Xbox,还包括其他并未奏效的想法,如「媒体中心 PC」以及共同持有的「MSNBC」,这个东西当初的想法是想做成某种有线新闻网路、网站、甜点、地板蜡的大杂烩。

他们错失的是实现每张桌子和每个家庭普及电脑之后的下一步:每个口袋里的电脑。但其实情况比这还要糟糕。他们有看到这一步,也尝试过了。Pocket PC、Windows CE、Windows Mobile——微软在摇摆不定中错过了下一件大事。他们甚至都没有接近过,更糟的是,史蒂夫.包默甚至都没意识到这一点。史蒂夫.包默嘲笑 iPhone 原型那个影片的该死之处就在这里。只要我一搬出那个影片,总有一小撮支持者告诉我说嘲弄他的反应的不公平的,实际上他是对的——刚开始时的 iPhone 太贵了。但是令微软感到害怕的 iPhone 并不是 2007 年时的 iPhone,而是 2008、2009、2010 年时的 iPhone。价格降了、晶片快了。软体不断发展。苹果向世界展示了一个可以放进你口袋里的个人电脑。太神奇了。原始的 iPhone 留下了可观的改进空间,革命性产品一直以来都是这样起步的。

微软由来已久的缺乏品味最终让他们自食其果。儘管史蒂夫.包默嘲笑 iPhone,也许还带着一部垃圾 Windows Mobile 手机到处跑,Larry Page 和 Sergey Brin 却拿着 iPhone。Google 从来都没有嘲笑过 iPhone,而是透过为它提供网路搜寻和地图 app 来赚钱。Google 迅速成为 iOS app 的领先开发者之一,而且现在依然如此。快速跟随 iPhone 脚步的也是 Google 的 Android,后者不断蚕食着苹果一贯回避高阶市场以外的消费市场碎末。我并不认为生产 iPhone 会是微软 DNA 的一部分,但如果他们能早点认识到机会的话,Android 成功的快速跟随者身份本来可以是微软的。在取得产业统治地位 10 年前的 1984 年,当时的微软就为 Mac 写软体并从中学到了东西。比尔.盖兹第一次看到 Mac 时,他没有嘲笑它,而且希望了解这款机器是如何工作的,细到技术细节的程度,比如滑鼠游标的平滑动画效果。

PC 黄金时代时微软的高度和影响力是今天任何一家公司都难以企及的。苹果不能,Google 也做不到,微软自己也不行。我想这一点史蒂夫.包默也不敢跟我争。史蒂夫.包默对公司的看法在微软统治了整个产业时就已经僵化了,而他从来都没有进行过调整。

因此就有了 Windows 8。包打 PC 天下的作业系统,无论是传统的 PC 还是类平板电脑式的装置,因为这是 Windows 能在所有这些装置上面跑的唯一方式,而他的想法也很自然,让 Windows 能在几乎所有的 PC 上面跑本来就应该如此。现在的世界变了,在这个世界里,Windows 只不过是若干大规模流行的 PC平台之一,微软并不愿意接受这样一个世界,它没有专注于让 Windows 为那些使用桌上型和笔记型 PC 的人提供更好地服务,而是继续推行令传统 PC 使用者不悦的设计,几乎没有为它在蓬勃发展中的平板电脑市场站稳脚跟、做出什幺贡献。Windows 8 的设计对于任何一种失败来说都不是最佳的设计,相反,这似乎对于史蒂夫.包默的「Windows 无所不在」产业愿景以及微软在其中的合适地位来说是最好的。

Horace Dediu 用一种简洁的方式概括了 iOS 和 Android 为产业带来的变化:

这是一个令人吃惊的变化,史蒂夫.包默似乎从未接受这一点。Windows 8 并不是针对新世界所设计的;而是为了迎合旧世界,还试图让时光逆转。

我认为来自伺服器部门的 Satya Nadella 接任执行长是一个很好的迹象。正如我的同事 Brent Simmons 所言:

简而言之,Nadella 的伺服器部门似乎是微软针对产业的后 iOS、后 Android 时代的一部分。一个面向未来而非留恋过去的部门。

成功的公司往往能真诚面对自己。老微软的 Windows 和 Office 无所不在,遍布所有装置的策略雄心万丈,也忠于他们自己的文化。从钱的角度来看苹果的确已经壮大到令微软黯然失色,但从来都没有把目光投向微软的市佔规模。Google 对新技术採取的是不聚焦策略,但除了自己以外它从来没有打算效仿任何其它公司。Google 也开发作业系统和 Office 程式,但显然那是 Google 式的。微软最不该尝试的,就是像苹果或 Google 那样行事。

云端运算是其中一条可以走的道路。云尚处在初级阶段,就像 1980 年代的 PC 产业一样。30 年后我们再回顾一下今天的网路化基础设施也许会嘲笑当年我们怎能把事情弄得如此糟糕。这个世界真的需要高品质、可靠、对开发者友好、可信、保护隐私的云端运算平台。在这堆云的形容词当中,苹果和 Google 各自都有着明显的漏洞。

Satya Nadella 需要为微软找到新的「让每张桌子每个家庭都拥有一台电脑」的口号。我愿给他出个点子:用微软的服务让数据在全世界每一台连上网的装置间来回穿梭。

下一个「无所不在」不是在每一台装置上跑,而是与每一台装置对话。

上一篇: 下一篇:
sunbet开户|人类之家|热榜飞机|网站地图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申博私网包赢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申博股东放线